生活反思一則:信心與離心-20130519牧者的話(黃德潔姑娘)

  剛看新聞,知道輕鐵發生了嚴重意外,居住輕鐵沿線,又是輕鐵用家的,自然著意關心。原以為是分別兩架列車的相撞,細看新聞才知是同一部車的尾卡撞頭卡,據專家初步估計意外極可能由超速導致,現場彎位車速限制是時速15公里,若按此速度慢速行車,出軌風險不大。但之前直路時速限制為70公里,要降至15公里,須在150米前已開始減速。估計是司機太遲才減速,到入彎時車速仍太高,可能達30公里,加上車廂載滿乘客。事發彎位超過45°,據悉,車長駛經該彎時曾急煞,疑導致尾卡推上來,離心力導致列車出軌,因撞擊力奇猛,前卡被推出路軌,令到扣住兩卡的磨盤鬆脫,尾卡直撼前卡釀意外,撞斷兩條電纜杆,繼而向右傾側,削開右邊部份外殼,殘件四散。慶幸的是車廂傾側時,乘客東歪西倒,人叠人受傷,呼救聲此起彼落,部份傷者半身披血,場面混亂,「好似打保齡咁一個接一個跌,好亂」;另一名女乘客則稱,意外後幸乘客守望相助:「架車向右傾,大家就企喺左邊,以防翻車。」(蘋果新聞18-5-2013)

  這則新聞讓我有很大的反思,司機的掌控室只是在頭卡的車箱內,尾卡就只靠一個扣扣著,動力全是由頭卡牽引,它的快慢都只有依賴司機操作,及他對前面的環境是否完全掌握,知道加快減慢的時候,如新聞的報導或專家估計正確,司機是之前開得太快,當要收的時候趕唔切要急煞,造成尾卡的離心力突然加大,並向前卡猛力撞上。新聞上看見無數的乘客被擔架抬入醫院,而司機據說也受傷,但看他步入醫院時仍是健步如非,心情矛盾非常。我會疑問:究竟司機有否在意自己所駕駛的是滿載一班對自己有無形信心的乘客﹖司機是否知道自己的所在地是要加速,還是要減速﹖還是只會自我享受速度的快感﹖而最終讓事件不再差下去的,功勞在於乘客於困境中的團結及愛而不是司機(事實上司機的駕駛室是獨立於客箱,他絕對可以因望不見乘客而忘記他們的存在。)我常常以為離心是來自個體本質,但從這意外中,我發現當列車尾卡因離心力大而撞向前卡時,這離心力來自那裡﹖是來自頭卡的牽引!(因尾卡原本就沒有任何可以自我操控的能力。)

  每一天當乘客踏入輕鐵之時,我敢說所有乘客都是對司機放上百分百的信心,但能夠維繫這信心的也絕不是乘客是否願意(因他們一直都有),重點是掌控的司機自己破壞了這信心,更而造成有巨大破壞力的離心。

  基督教也是一個講信心的群體,我也相信信徒間自然存在有百分百的信心作為前設,然而當我們發現有離心之時,就讓我們看得清,認真的檢視,就像這意外,離心力絕不是尾卡的本身。近來著實太多大大小小,或遠或近來自教會、信徒、牧者的緊張事件,作為小小信徒或許真的不知所措;作為領袖的,我想真的要引以為鑑。

  信心與離心:一個重要的功課!

 

使用者登入